第 19 章(1 / 4)

洛千涧好友列表里的人数不算多,一般不是躲不开的情况的话,他都懒得加

但也不算特别少,因为只要加上了,不管以后还有没有可能有交集,他都懒得去删

除了洛家的人之外,还有过去偶然加过好友的其他家族的人,这部分其实占比不小,可以说是以这部分为主了虽然洛千涧从前基本不出门交际,但洛家也有不少请人上门做客的来往,遇上了,别人提出来要加好友,洛千涧也不会总扫人面子。而且几年前洛家给洛千涧办过成年礼,当时来了不少宾客,洛千涧好友列表里的人大多都是那时加上的除此之外,还有就是学校里的老师同学了

不过这部分很少,因为洛千涧过去的老师同学整体更习惯用其他社交软件而非微信,包括大学的也是,班上集体通知的消息不是通过微信传递。虽然同学之间建了微信群,但洛千涧没单独加过几个同学林林总总,洛千涧好友列表拉成的群里,群成员共计一百零一

而洛千涧一次性发完热场子的开头两条内容之后,就直接退出了群聊,让群成员人数将至一百。

百年好合嘛

洛千涧心情很是美妙,

群里其他人感受就比较微妙了。

洛何风和沈冬宜这两个主角知道他要拉群,所以都注意着手机。

刚被拉进新群聊时,微信主页并不会有提醒,直到群里出现第一条消息内容,群聊的聊天页面才会跳出来所以洛何风和沈多宜第一时间看到时,就已经是尘埃落定的时候了。

洛何风沉了脸色,问附近的佣人:“三少爷在哪儿?

沈冬宜惊慌失措地把手机滑落到了地上,又匆忙捡起来,仔细盯着群成员昵称一个个看过去,

剩下九十八个群成员,也有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这“热闹”的,纷纷诧异、没搞清楚这是什么路数,不过秉持着不要贸然发言的谨慎,一时间倒是没人在群里说什么,只是私下有小群的互相八卦起来。也有半生不熟的人单独私聊,后缀“哈哈哈哈”用玩笑的语气问洛千涧是不是拉错群了

洛千涧看了下刚加上好友时,对方发过来的打招呼内容中自我介绍的姓名,确定连长相都想不起来、着实不熟,于是懒得回复。他继续悠哉地靠在秋千上晃啊晃

沈冬宜确定完了群成员,松了口气一一幸好,洛千涧没怎么加大学同学微信,这群里和他们大学有关的,除了他自己之外,只有他们辅导员和本专业的班长两个人。虽然还是很糟糕,但比起刚看到群聊聊天界面那一长串群成员时第一时间的最坏预想,现在这情况已经让沈冬宜“安心”了不少。问题不大,他们辅导员和班长性格都比较好、并不爱嚼舌根,回头解释一下一定能应付过去的。

现在最要紧的问题是,问问洛千涧这个群是怎么回事!还有群里剩下那些人到底是谁

然而沈冬宜给洛千涧发了消息,没得到回应,打电话也无人接听。

洛家这边,洛何风刚通过佣人得知了洛千涧在哪儿,面色冷峻地大步来到秋千前

洛千涧靠在秋千上没起身,不慌不忙地主动开口:“大哥怎么过来了,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和冬宜联络感情吗?‘洛何风脸色更黑沉:“洛千涧,你是故意的。

洛千涧眨了眨眼:“大哥是生气了吗?因为我在群里发的那两条消息?我知道我的用词略显尖酸了,但我也解释了,我是希望你们最开始就对彼此了解清楚,包括性格里不太好的那面。洛何风不知道洛千涧是如何做到这么淡然的,冷笑了声:“千涧,你到底清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?我说得不够清楚吗,我需要的只是一个情人,不是恋人!‘“我什么脾气、他什么本性都无所谓,仅仅是‘钱色交易’,这四个字从我这个大哥口中明明白白说出来,你这个弟弟不嫌难听?洛千涧一脸无奈,好像现在是洛何风在无理取闹、恼羞成怒

“此外,关键不在你发的内容。”洛何风继续冷冷道,“洛千涧,你如果很不满意这件事,那可以一开始就拒绝帮我牵线,闹成现在这样,把我的私生活广而告之,你高兴了?洛千涧没什么诚意地露出讶异:“广而告之?大哥,这话从何说起啊?

洛何风就看着他演:“你这个群里拉了多少人,你自己没数?

洛千涧挑了下眉:“大哥你可别吓我,我不就拉了你和冬宜吗?而且我怕打扰了你们互加好友,我还发完消息就退群了,现在群里应该只有你们俩....难道是我操作失误了?抱歉啊,我以前没弄过这个,不太熟悉,那要不大哥你现在把我重新拉进群,我看一看情况,解释一下?‘

洛何风要是信他不是故意的就有鬼了。

“洛千涧!”洛何风极度不满这种被人当傻子戏耍的感觉。

尤其是洛千涧还态度“温和”、像不会返回情绪的棉花境,吵架吵不起来,洛何风怒气都没处发泄。如果是其他人,洛何风自然有其他手段让对方后悔得罪他,可偏偏这人是洛千涧

既是洛家自己人,又在洛家子女中身份更为特别一一一众养子女中,唯有洛千涧是洛父洛母亲生的。洛

最新小说: [综武侠]我本倾城绝代色 老爷子他飒爽又威风 和男友一起穿无限游戏后,大佬竟是我自己 弄蔷薇 穿成死对头的鹦鹉后 贵妃吐槽日常(清穿) 为成文豪我痛失N个前夫 朕当外室那些年 吃瓜吃到自己死讯 穿成朱标后满朝文武求我别死